分类
掌握正確投資心法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作者: 马克·泰尔
原作名: The Winning Investment Habits of Warren Buffett & George Soros
isbn: 7508600355
书名: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页数: 248
译者: 乔江涛
定价: 29.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出版年: 2005-9
装帧: 简裝本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认识“市场先生”

本杰明·格雷厄姆和沃伦·巴菲特的投资哲学均以对市场本质的看法为基础。格雷厄姆还给投资市场起了“市场先生”这么一个人格化的名字。 在写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股者的一封信中,沃伦·巴菲特是这样描写“市场先生”的: 本杰明·格雷厄姆,我的朋友和老师,很久以前就提出了对待市场波动的正确态度,我相信这种态度是最容易带来投资成功的。他说,你应该把市场价格想象成一个名叫“市场先生”的非常随和的家伙报出来的价格,他与你是一家私人企业的合伙人。“市场先生”每天都会出现,提出一个价格,在这个价格上,他要么会把你的股份买去,要么会把他的股份卖给你。 尽管你们俩所拥有的那家企业可能会有一些稳定的经济特征,但“市场先生”的报价却绝不稳定。很遗憾,这是因为这个家伙有一些无药可救的精神问题。有时候,他欣快症发作,只看到影响企业的积极因素。在这种情绪下,他会报出很高的买价,因为他担心你会把他的股份买走,夺取他的巨大收益。而在他沮丧的时候,他眼中除了企业和整个世界所碰到的麻烦以外什么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他提出来的价格非常低,因为他很害怕你把你的股份甩给他。 “市场先生”还有另外一个可爱的特征:他不在乎遭人白眼。如果他今天的报价没有引起你的兴趣,他明天还会带着一个新价格回来。交易与否全在你的选择。所以说,他的情绪越低落,对你就越有利。 但是,就像是舞会中的灰姑娘一样,你必须留心仙女的警告或任何将会变成南瓜和老鼠的东西:“市场先生”是来侍候你的,不是来指导你的。对你有用的是他的钱包而不是他的智慧。如果他某一天带着特别愚蠢的情绪出现,你可以自由选择是给他白眼还是利用他,但如果你被他的情绪影响了,那将是灾难性的。事实上,如果你不敢确定你理解和评价企业的能力比“市场先生”强得多,你就不配玩这个游戏。就像玩牌的人所说:“如果你玩了30分钟还不知道谁是傻瓜,那你就是傻瓜。”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这种“格雷厄姆-巴菲特”市场观,以几条有关投资市场本质和对待市场的态度的理念为基础。如果投资者想获得成功,他们必须接受这些理念。 第一条理念就是市场总是(或经常是)错的。 第二条,这种市场观中蕴含着格雷厄姆和巴菲特的投资利润策略。如果“市场先生”是个喜怒无常的精神病患者,他总会时不时地报出低得离谱的股价,或愿意在价格高得荒谬的时候购买同样一只股票。 但你不可能预见到“市场先生”的精神病什么时候发作,也不可能提前知道他会沮丧或高兴到什么程度。 换句话说,你不可能预见到股市价格的未来变化趋势。因此预测不是“格雷厄姆-巴菲特式”投资策略的一部分。 第三条,就像巴菲特所说,“‘市场先生’是来侍候你的,不是来指导你的……如果你被他的情绪影响了,那将是灾难性的。” 如果说从“市场先生”或已被他影响的其他任何人那里寻求建议是一种错误,如果说避免被“市场先生”的情绪波动左右是必须的,那么你做出投资决策的依据是什么呢? 格雷厄姆和巴菲特的答案是,使用他们自己独立得出的价值标准去评价一只股票到底是便宜了还是贵了。 在根据自己的判断评估股票价值的情况下,他们对“市场先生”的躁狂抑郁症基本上无动于衷。他们给了他白眼。他们只注意“市场先生”的报价:如果价格与他们自己的独立价值判断相符,他们就会行动;如果不相符,他们会安心等待“市场先生”改变想法,因为他们确信这是早晚的事。 巴菲特和格雷厄姆都把市场波动视为前提条件。他们没有有关市场为什么波动的详细理论-他们的投资方法也不需要这样的理论。他们的投资哲学以价值判断和理想投资的特征为核心。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作者: 马克·泰尔
原作名: The Winning Investment Habits of Warren Buffett & George Soros
isbn: 7508600355
书名: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页数: 248
译者: 乔江涛
定价: 29.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 2005-9
装帧: 简裝本

© 2005-2022 doub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豆网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豆瓣 · 在豆瓣工作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图书馆合作 · 移动应用 · 豆瓣广告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思考习惯的力量

沃伦·巴菲特和乔治·索罗斯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投资者。 巴菲特的招牌式策略是购买那些他认为价格远低于实际价值的大企业,并“永远”拥有它们。索罗斯则以在即期和远期市场上做巨额杠杆交易而闻名。 两人的区别实在不能再大了,他们的投资方法有天壤之别。而即使他们偶尔选择相同的投资对象,他们的行动原因也是大不相同的。 全世界最成功的两位投资者是否会有一些共同之处呢? 表面上看,他们的共同之处不多。但我想,如果有某件事是巴菲特和索罗斯都会做的,那它就可能是至关重要的,甚至有可能是他们的成功秘诀。 我越看越觉得他们有很多相似之处。当我分析了两人的思路、决策过程甚至信仰后,我发现了一些令人惊讶的共同点。例如: 对于市场的本质,巴菲特和索罗斯的看法是相同的。 当他们投资时,他们关注的焦点不是预期利润。事实上,他们不是为钱而投资的。 两人更重视的是不赔钱,而不是赚钱。 他们从来不做分散化投资:对某一投资对象,他们总是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他们的成功与他们预测市场或经济未来走势的能力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在分析了他们的信仰、行为、态度和决策方法后,我发现了两人均虔诚奉行的23种思考习惯和方法。其中的每一种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接下来,我拿其他成功投资者和商品交易者的行为对这些习惯进行了“检验”,结果发现两者是完美吻合的。 无论是在掌管富达麦哲伦基金(Fidelity Magellan Fund)期间创下29%年回报率的彼得·林奇(Peter Lynch),像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 Baruch)、约翰·坦普尔顿爵士(Sir John Templeton)和菲利普·费希尔(Philip Fisher)这样的传奇投资家,还是我曾研究和共事过的其他几十位极为成功的投资者(和商品交易者)中的任何一个,所有人都遵循着与巴菲特和索罗斯一模一样的思考习惯,无一例外。 文化背景并不重要。对我本人来说颇有戏剧性的是,我曾采访过一名居住在香港,在新加坡、东京和芝加哥用日本的“烛台”图表做期货交易的投资者。随着谈话的继续,我逐一检验着那23种习惯,不知不觉已经打了22个勾。 当他问我是否认为他应该为他的交易利润纳税时,我打上了第23个勾。(在香港的宽松税制下,他很容易合法地做想做的事情:免税交易。) 最后一项检验是这些习惯是否“易传播”。能否将它们传授给别人?如果你学会了它们,你的投资效果会好转吗? 我的第一个试验对象是我自己。由于我过去曾是个投资顾问,而且出版了多年的投资业务通讯《世界金融分析家》(World Money Analyst),承认我自己的投资效果一度糟糕至极让我难为情。事实上,我当年的投资业绩实在太差,以至于在很多年中我只敢把我的钱藏在银行里。 当我在这些制胜投资习惯的指导下改变了我的投资行为后,我的投资效果开始显著好转。自1998年以来,我的个人股市资产平均每年增长24.4%-而标准普尔指数的年均涨幅只有2.3%。另外,我在这6年内年年盈利,而标准普尔指数却有3年是下跌的。相比我的预期,我轻松地赚到了更多的钱。你也能做到这一点。 你是想像沃伦·巴菲特那样寻找股市上的便宜货,像乔治·索罗斯那样做货币期货交易,使用技术分析,遵循“烛台”图表,购买房地产,在行市微降或暴跌时买入,使用电脑化交易系统-或是只想把钱安安全全地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全都无关紧要。只要你养成这些习惯,你的投资回报就会节节高升。 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是否采用了正确的思考习惯都会决定你的成败。但两位投资大师的思考方法是相当复杂的。所以,让我们先来看一个较为简单的思考习惯实例。 约翰尼为什么不会拼写 有些人拼写很差。他们会激怒他们的老师,因为老师们所做的任何努力似乎都无助于提高他们的拼写能力。 于是老师们往往认为学生不够聪明,即便他们在完成其他一些任务时展现出了过人的才智-有很多学生是这样。 问题不在于缺乏才智:而在于拼写糟糕的学生们所使用的思考方法。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优秀的拼写者会从记忆中唤出他们想拼写的词,然后将它形象化。他们是通过从记忆中“复制”词汇而写下这个词汇的。这是一个非常快的过程,因此好的拼写者很少能意识到这一点。就像任何一位某方面的专家一样,他们通常解释不清是什么让他们的成功成为可能,甚至成为必然。 相比之下,蹩脚的拼写者是凭借词汇的读音来拼写它们的。对英语来说,这样的办法不太管用。 解决方法是教会蹩脚拼写者采纳优秀拼写者的思考习惯。一旦他们学会了去“看”而不是“听”想拼写的词,他们的拼写问题就会立即解决。 当我第一次把这种方法介绍给一个蹩脚的拼写者时,效果令我大吃一惊。这位优秀的作家在上学时得了无数的B,而别人对他的评价始终是:“只要你学会拼写,你就会得一个A!” 不到5分钟,他就能拼写出像“antidisestablishmentarianism”①、“rhetoric”和“rhythm”这样一些已经让他头疼了一辈子的词汇了。他早就知道这些词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他必须要去看它们! 这就是思考习惯的力量。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作者: 马克·泰尔
原作名: The Winning Investment Habits of Warren Buffett & George Soros
isbn: 7508600355
书名: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页数: 248
译者: 乔江涛
定价: 29.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 2005-9
装帧: 简裝本

© 2005-2022 doub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豆网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豆瓣 · 在豆瓣工作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图书馆合作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 移动应用 · 豆瓣广告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成功的关键

有一套核心哲学是长期交易成功的根本要素。没有核心哲学,你就无法在真正的困难时期坚守你的立场或坚持你的交易计划。你必须彻底理解、坚决信奉并完全忠实于你的交易哲学。为了达到这样的精神状态,你必须要做大量的独立研究。一种交易哲学不可能从一个人的身上传递到另一个人的身上,你只能用自己的时间和心血去得到它。 -理查德·德里豪斯(Richard Driehaus) 不管投资大师是有意识地采纳了其他人的投资哲学(像巴菲特最初学格雷厄姆一样),还是独立发展了他自己的哲学(巴菲特和索罗斯皆是如此),他都有意识地思考了他的每一条投资理念,他完全清楚他每一次投资行动的原因。 对投资决策的清醒认识是他的成功要素之一。 就像巴菲特和索罗斯在能力、兴趣、技巧、知识和经验上大不相同一样,他们的投资哲学同样大相径庭。 例如,巴菲特在年轻的时候就迷上了金钱、商业和数字。所以,他的投资哲学以他用来评判企业质量的价值理论为核心并不令人奇怪。 当巴菲特对投资的本质做出评论时,他的着眼点是企业价值,以及管理者和投资者们以错误的价值观念为行动基础的常见现象。 索罗斯一生中的主要兴趣过去是哲学,现在仍然是哲学。他是在伦敦开始他的投资生涯的,当时,他在不同的国际市场间做黄金股套利交易,并且在纽约获得了“欧洲股专家”的美誉-他将欧洲股票形容为“盲眼王国中的独眼龙”。他那极其与众不同的投资哲学是这些早期经历的反映。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作者: 马克·泰尔
原作名: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The Winning Investment Habits of Warren Buffett & George Soros
isbn: 7508600355
书名: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页数: 248
译者: 乔江涛
定价: 29.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2005-9
装帧: 简裝本

© 2005-2022 doub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豆网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豆瓣 · 在豆瓣工作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 图书馆合作 · 移动应用 · 豆瓣广告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学习的四个阶段

表面上看,投资大师是以一种在外人看来很危险的方式轻轻松松地瞬间采取行动的-特别是在他们似乎不假思索的时候。 沃伦·巴菲特可能会在不到10分钟时间内决定购买一家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公司,所有的计算已经在他脑海中完成了。他甚至不需要在信封背面写点什么。另外,他的这些快速决策大多都是正确的。 只有完成了下述四个阶段的学习,你才能做到这一点: 无意识无能:不知道他的无知。 有意识无能:知道他不知道。 有意识能力:知道他知道哪些,又不知道哪些。 无意识能力:知道他知道。 无意识无能是一种你甚至不知道你不知道的状态:许多年轻人在开始学车的时候就处于这种状态。这就是年轻驾车者比年龄大一点的更有经验的驾车者更容易出事故的原因:他们没有(或者不愿意)认识到他们在知识、技巧和经验上的欠缺。 处在这种状态的人很有可能去冒险-向危险或损失靠近,这仅仅是因为他们完全意识不到他们正在冒险。 持有任何一种或全部七种致命投资信念的人就处在这种状态。他们以为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其实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无知。 为什么说投资新手所碰到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在第一笔投资中赚大钱?无意识无能就是原因。他的成功使他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交易或投资的秘诀,他真的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于是他会重复他第一次的做法-但只会大吃一惊地发现他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在杰克·施瓦格(Jack Schwager)的《金融怪杰》(Market Wizards)一书中,期货交易者拉里·海特(Larry Hite)向施瓦格解释说: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在我过去曾效力的一家公司,总裁,一个很好的家伙,雇了一个才华横溢但表现不太稳定的期权交易员。有一天这个期权交易员消失了,留给公司一个亏本头寸。总裁不是个交易员,于是他寻求我的建议。 “拉里,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我对他说:“放弃这个头寸。” 但他决定继续持有这个头寸。一开始,损失变大了一点,但市场随后反弹,他最后赚了一点利润。 发生了这件事后,我对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一个朋友说:“鲍勃,我们得再找一份工作了。” “为什么?”他问。 我回答说:“我们老板刚刚发现他正站在一片雷区中,而他的做法是闭上眼睛走了过去。他现在认为不管你什么时候进了雷区,正确的方法都是闭上眼睛往前走。” 不到一年……这位总裁就将公司的所有资本赔光了。 四种水平的认识 一个确实知道而且了解自己不足的人是智者。追随他。 一个确实知道但不知道他知道的人是沉睡着。唤醒他。 一个确定不知道而且知道他不知道的人是学生。教他。 一个不知道他不知道的人是个傻瓜。别理他。 处在无意识无能状态对你的财富是极为有害的。 有意识无能是掌握任何问题的第一步。它是指你清醒地承认你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你也完全接受你自己的无知。 这可能会带来失望、悲观或无望的感觉,而这些感觉会让某些人彻底放弃投资。但唯有如此,你才能认识到掌握一个问题需要一个刻苦学习的过程。 有意识能力说明你已经开始掌握一个问题,但你的行动还没有达到无意识的境界。在这个学习阶段,你必须要在有意识的状态下采取每一个行动。例如,在学车的时候,你必须清楚你的手和脚放在什么地方,认真思考是否该踩刹车、转方向盘或换挡……而在这个过程中,你在有意识地思考如何做每一个动作。 在这个阶段,你的反应远比老手要慢。 这绝不意味着你无法行动。你可以做出同沃伦·巴菲特一样的投资决策。但巴菲特用10分钟做出的决策,你可能要用10天甚至10个月才能做出:你必须思考一笔投资的每一个方面,有意识地使用分析工具并学习大多数知识。而这些工具和知识,已经存在于巴菲特的下意识思维中。 有相当多的投资者认为他们可以跳过这个学习阶段。他们的方法之一是利用其他人的无意识能力:追随一位权威或遵循一位成功投资者所开发的一套程序。 但读过有关江恩三角、道氏理论或其他任何理论的书,并遵循了其中所说的步骤的人,或使用了其他人的商品交易系统的人,早晚都会发现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不管用。 不存在通往无意识能力的捷径。 当你的知识丰富起来,当你的技巧逐渐提高,当你一遍遍使用这些知识和技巧,从而积累起经验时,它们就会变得越来越“自动化”,从你的意识中转移到你的潜意识中。 你最终会到达最后一个阶段-- 无意识能力。这是大师的境界,他只管行动,甚至可能不知道他具体是怎么行动的。 表面上看,大师在凭借无意识能力做出决策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而他的行为方式可能会将你我吓死。 我们认为大师的行动是充满风险的。但我们的真正意思是,这些行动对我们来说是充满风险的-如果我们也做出同样行动的话。比如,一个曾到索罗斯的办公室拜访他的人回忆说,当索罗斯中断会谈做出了一个数亿美元的投资决策时,“我吓得发抖,晚上都无法入眠。他在冒这么大的风险。你得有钢铁般的神经才敢这么做”。 钢铁般的神经?有许多人这样评价索罗斯。他们的意思是:“我得有钢铁般的神经才敢像索罗斯这样做事。” 索罗斯不需要有钢铁般的神经,这位大师知道他在做什么。我们不知道-直到我们学会了索罗斯已经学会的东西。 他知道他在做什么。类似的,你在一生中肯定做过一些在旁人看来充满风险但在你自己看来毫无风险的事情。这是因为你已经在多年中获得了这种行为的经验和无意识能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也知道不该去做什么。 对任何一个没有你的知识和经验的人来说,你所做的事在他看起来是风险重重的。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这种事可能是某项体育运动,比如滑雪、攀岩、潜水或赛车,也可能是你在自己的生意或职业活动中所做出的似乎是直觉性的瞬间判断。 让我给你一个个人案例。由于你可能对这个领域的事情一无所知,我得首先介绍一点背景。 当我出版我的业务通讯《世界金融分析家》的时候,来自邮寄广告(招揽新订户的工具)的利润是我的稳定收入源。有时候我花掉了数十万美元还没有往邮件中加入一点宣传内容,但我从不认为我在冒险。 为了发送邮件,你得支付印刷、信函装封(把所有东西塞到信封里)、填写邮寄名单和邮寄等方面的费用。只有邮寄需要提前付款,而对其他所有事情,你都能得到30~90天的赊账期。 根据我保留的邮寄存根,我知道到第7个答复日的时候我能收到预期收入的一半左右。由于这些钱比邮资要多,我可以在其他账单到期前开始偿付它们。 哈,你可能会问,你怎么知道那些钱会来呢? 答复者的多少取决于三个因素:标题、原稿(广告文字)和邮寄名单。当你设计了一则新广告而不知道它是不是管用时你得测试:根据可用的最佳名单寄出1万~2万份。除非原稿纯粹是胡言乱语,否则你不太可能损失太多钱。就算一点回音都没有,也不过损失几千美元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会走路和说话吗? 走路和说话是地球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具备的两种无意识能力。 你每走一步都能意识到你在活动脚和腿上的数十块不同肌肉吗?如果只走一步,你甚至不知道你在活动什么肌肉。如果你在迈出一步的时候尝试着有意识地指挥每一块肌肉以正确的次序做适当的收缩或放松,你会摔个大跟头。 在行走过程中,你只需有意识地决定走到什么地方,你的潜意识会完成剩下的事情。 说话也是同样。你精通你的母语,可能还有其他语言。但你像我一样不能准确地解释你如何储存词汇,如何在需要它们的时候找出它们,如何将它们转化成合乎语法(至少让人听得懂)的句子。通常来讲,在你说话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你接下来会说哪个词。你能意识到的只是你想传达的意思。 无意识能力是大脑对付意识局限性的一种方式。在同一时刻,我们的意识只能容纳大约7个比特位的信息(最多9个,最少5个)。当我们的潜意识发挥作用,我们的意识会得到解放,集中到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熟能生巧:重复和经验是我们将功能转移到潜意识中的工具。 如果测试邮件有效(也就是有利润),你就把它大批量寄给其他人。由于我经常寄这样的邮件,我知道哪些邮寄名单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哪些是有时候有效的,因此我可以根据测试利润率选定批量邮寄名单。如果测试利润率非常高,我可能寄出超过50万份邮件,如果需要提前支付的只是邮资的话。 你仍然认为我在冒不必要的风险吗?我猜你会。我并不是想说服你改变看法。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对我来说根本不存在风险。 我想你只要稍微思考一下这个例子就能想到几个类似的例子:你认为你的风险很小或没有风险,但你不可能让外人相信风险是不存在的。 经验能降低风险:现在,你的许多行为在你本人看来是没有风险的。但曾几何时,在你积累起必要的知识和经验之前,它们对你来说也是高风险的行为。 当乔治·索罗斯用100亿美元的杠杆做空英镑时(1992年),他是在冒险吗?对我们来说,他是在冒险。但我们容易根据我们自己的尺度来判断他的风险水平,或者认为他的风险是绝对的。无论是哪种情况,我们都会认为他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但索罗斯知道他在做什么。他相信风险水平是完全可管理的。他已经算出,即便亏损,损失也不会超过4%,“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试读 因此其中的风险真的非常小”。 就像沃伦·巴菲特所说:“有风险是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极为成功的投资者都会躲开(更有可能是逃开)任何对他们来说有风险的投资。但由于风险是相对而且有背景的,沃伦·巴菲特避之唯恐不及的投资有可能是乔治·索罗斯所钟爱的。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