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外汇短线交易策略

股息收益率

圖/取自50+" />

股息不说谎——高股息策略的投资价值与投资方法

长期看,高股息率股票具备长期投资价值。我们认为高股息的长期有效主要归功于价值因素和股息收益率的双重驱动。一方面,较高的股息率可以帮助我们规避价值陷阱,高股息率是股票长期价值的体现,高股息组合的超额收益显著高于低估值的组合。另一方面,我们看到过去接近100年的历史中,标普500指数的总回报中有43%来自股息的收益,国内的标普A股红利指数的总回报中有20%来自股息的收益,这一部分的股息收益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流动性和现金流

第一、高股息策略最合适的市场环境有以下三种:熊市、利率下行期、波动加剧的市场环境。

高股息策略是熊市的保护伞,熊市中,高股息策略比市场指数收益高,跌幅小。高股息策略是利率下行期的稳定器,利率下行期高股息股票由于可以有稳定的股息收益率,因此可以跑赢市场平均。高股息策略是波动加剧市场的压舱石,高股息策略在波动加剧的市场环境中表现极为出色,在波动震荡环境中,高股息策略可以大幅降低股票组合的波动性,在市场加速下跌环境中,高股息策略跌幅远小于市场平均。

高股息策略较难获得超额收益的市场环境是利率上行期,债券资产对高股息策略形成替代,降低了该策略的相对吸引力。

第二、投资高股息组合需要考虑到以下因素:找到高而安全的股息、提高高股息组合的总回报。

股息的安全与可靠性非常重要。如何找到高而安全的股息?除了历史的股息支付情况之外,我们找到了可以衡量企业持续稳定经营并且现金流持续稳定的指标,提高了对未来股息的预测能力

高股息组合不仅追求股息收益率高,还需要考虑股票的总回报。使用单一投资指标进行投资视野狭窄,比如价值投资者倾向于选市盈率而成长投资者则关注收入或者利润的增长,传统的股息率投资者仅关注股息率,这样的投资方法完全依赖单一的指标,投资组合容易产生较大的波动。我们在股息率的基础上,增加了基本面的指标,平衡考虑投资组合的稳定性,对原有的单因子组合有业绩提升

高股息率股票具备长期投资价值,我们认为高股息的长期有效主要归功于价值因素和股息收益率的双重驱动。

一方面,较高的股息率可以帮助我们规避价值陷阱,高股息率是股票长期价值的体现。股息率与低估值存在着很高的相关性,但是高股息组合的超额收益显著高于低估值的组合。这是由于许多低估值的股票基本面确实存在瑕疵,这种情况下,股票的低估值与其较差的基本面是匹配的。通过高息率做价值投资可以有效帮我们规避这一风险。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过去接近100年的历史中,标普500指数的总回报中有43%来自股息的收益,国内的标普A股红利指数的总回报中有20%来自股息的收益,这一部分的股息收益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流动性和现金流。即使假定分红完全是财务上的数字游戏,这流动性对于持有者来说也是有价值的,可以帮助应对基金的赎回和分红等情况。

高股息策略在哪些市场环境更适用

高股息策略最合适的市场环境有以下三种:熊市、利率下行期、波动加剧的市场环境。

高股息策略是熊市的保护伞,熊市中,高股息策略比市场指数收益高,跌幅小。高股息策略是利率下行期的稳定器,利率下行期高股息股票由于可以有稳定的股息收益率,因此可以跑赢市场平均。高股息策略是波动加剧市场的压舱石,高股息策略在波动加剧的市场环境中表现极为出色,在波动震荡环境中,高股息策略可以大幅降低股票组合的波动性,在市场加速下跌环境中,高股息策略跌幅远小于市场平均。

靠美股年賺15%以上!美股達人Jenny投資心法,讓頂尖跨國企業幫你賺退休金

<br /></p>
<p>圖/取自50+

圖/取自50+ 股息收益率 編按:近來,台灣人投資美股的風氣漸盛。曾有人分析,同樣投資大盤型ETF,定期定額購入台股0050的年報酬率是10%,而美股SPY的年報酬則是13%。財經作家、JC財經觀點創辦人王怡人(Jenny)認為,美股是全球選擇最多元、最強勢的市場。無論是積極或穩健的投資人,都能從中找到適合自己的投資組合。投資美股,怎麼開始?

股票收益率

例1:公司A和公司B的股本均为5 000万元,流通在外的普通股均为5000万股,且当年实现的净利润均为2 600万元,但两个公司的股东权益不同,公司A的股东权益为17 000万元,公司B的股东权益为19000万元。这样,尽管两个公司的每股收益均为0.52元/股(2 600÷5000),净资产收益率却是不同的,公司B的净资产收益率为13.68%(2 600÷19 000),要比公司A的净资产收益率15.29%(2600÷17 000)低,这从每股收益上是看不出来的。换句话说,公司B比公司A使用更多的权益资本才能获得相同的净利润2600万元,因此,公司B的资本获利能力要比公司A低。

例2:公司E以面值1元平价发行500万元的普通股,无资本公积、盈余公积、公益金和未分配利润,当年实现净利润为200万元,则每股收益为0.4元/股(200÷500),净资产收益率为40%(200÷500)。公司F以5元/股的价格发行面值为1元的普通股500万股,则全部资本为2 500万元(500×5),从而资本公积为2 000万元(2500-500)。假设无盈余公积、公益金和未分配利润,无负债资本,当年实现净利润为400万元,则每股收益为0.8元/股(400÷500),净资产收益率为16%(400÷2500)。可见,尽管公司E的盈利能力(净利润200万元)低于公司F(净利润400万元),从而公司E的每股收益低于公司F,但公司E的净资产收益率却大大高于公司F.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就是:公司F使用了投资者投入的除股本以外的资本公积2000万元,这部分资金同样为实现400万元的净利润做出了贡献,而在计算每股收益时却掩盖了这部分资金所创造的收益,并且把这部分资金所创造的收益全部看成了股本创造的收益。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第一种方法是把除普通股股本以外的其他股东权益资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公益金和未分配利润等)按普通股的面值折算成普通股股本,计算当量普六合彩通股总股本,然后再计算当量每股收益。如例1中,假设普通股面值为1元/股,则公司A的当量普通股股本为17000万股,当量每股收益为0.152 9元/股(2 600÷17 000);公司B的当量普通股股本为19 000万股,当量每股收益为0.1368元/股(2 600÷19 000)。两公司的当量每股收益与其净资产收益率相一致。

第二种方法是将全部资本创造的净利润按资本进行分摊,计算出普通股股本所创造的当量净利润,然后再计算当量每股收益。如例1中,公司A的普通股股本创造的当量净利润为764.705 9万元(5 000÷17 000×2 600),当量每股收益为0.1529元/股(764.705 9÷5 000);公司B的普通股股本创造的当量净利润为684.210 5万元(5 000÷19 000×2600),当量每股收益为0.136 8元/股(684.210 5÷5 000)。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 简称CAPM)是由美国学者威廉·夏普(William Sharpe)、林特尔(John Lintner)、特里诺(Jack Treynor)和莫辛(Jan Mossin)等人于1964年在资产组合理论和资本市场理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主要研究证券市场中资产的预期收益率与风险资产之间的关系,以及均衡价格是如何形成的,是现代金融市场价格理论的支柱,广泛应用于投资决策和公司理财领域。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假设

CAPM(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是建立在马科威茨模型基础上的,马科威茨模型的假设自然包含在其中:1、投资者希望财富越多愈好,效用是财富的函数,财富又是投资收益率的函数,因此可以认为效用为收益率的函数。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计算方法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的说明如下:1.单个证券的期望收益率由两个部分组成,无风险利率以及对所承担风险的补偿-风险溢价。2.风险溢价的大小取决于β值的大小。β值越高,表明单个证券的风险越高,所得到的补偿也就越高。3. β度量的是单个证券的系统风险,非系统性风险没有风险补偿。 [1]

设股票市场的预期回报率为E(rm),无风险利率为 rf,那么,市场风险溢价就是E(rm) − rf,这是投资者由于承担了与股票市场相关的不可分散风险而预期得到的回报。考虑某资产(比如某公司股票),设其预期回报率为Ri,由于市场的无风险利率为Rf,故该资产的风险溢价为 E(ri)-rf。资本资产定价模型描述了该资产的风险溢价与市场的风险溢价之间的关系 E(ri)-rf =βim (E(rm) − rf) 式中,β系数是常数,称为资产β (asset beta)。β系数表示了资产的回报率对市场变动的敏感程度(sensitivity),可以衡量该资产的不可分散风险。如果给定β,我们就能确定某资产现值(present value)的正确贴现率(discount rate)了,这一贴现率是该资产或另一相同风险资产的预期收益率 贴现率=Rf+β(Rm-Rf)。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两种风险

也被称做为特殊风险(Unique risk 或 Unsystematic risk),这是属于个别股票的自有风险,投资者可以通过变更股票投资组合来消除的。从技术的角度来说,非系统风险的回报是股票收益的组成部分,但它所带来的风险是不随市场的变化而变化的。现代投资组合理论(Modern portfolio theory)指出特殊风险是可以通过分散投资(Diversification)来消除的。即使投资组合中包含了所有市场的股票,系统风险亦不会因分散投资而消除,在计算投资回报率的时候,系统风险是投资者最难以计算的。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Beta系数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股票的价格和市场的价格波动性是一致的,那么这个股票的Beta值就是1。如果一个股票的Beta是1.5,就意味着当市场上升10%时,该股票价格则上升15%;而市场下降10%时,股票的价格亦会下降15%。Beta是通过统计分析同一时期市场每天的收益情况以及单个股票每天的价格收益来计算出的。1972年,经济学家费歇尔·布莱克 (Fischer Black)、迈伦·斯科尔斯(Myron Scholes)等在他们发表的论文《资本资产定价模型:实例研究》中,通过研究1931年到1965年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价格的变动,证实了股票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和它们的Beta间存在着线形关系。当Beta值处于较高位置时,投资者便会因为股份的风险高,而会相应提升股票的预期回报率。举个例子,如果一个股票的Beta值是2.0,无风险回报率是3%,市场回报率(Market Return)是7%,那么市场溢价(Equity Market Premium) 就是4%=(7%-3%),股票风险溢价(Risk Premium)为8% (2X4%,用Beta值乘市场溢价),那么股票的预期回报率则为11%(8%+3%, 即股票的风险溢价加上无风险回报率)。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意义

在CAPM里,最难以计算的就是Beta的值。当法玛(Eugene Fama)和弗兰奇(Kenneth French) 研究1963年到1990年期间纽约证交所,美国证交所,以及纳斯达克市场(NASDAQ)里的股票回报时发现:在这长时期里Beta值并不能充分解释股票的表现。单个股票的Beta和回报率之间的线性关系在短时间内也不存在。他们的发现似乎表明了CAPM并不能有效地运用于现实的股票市场内!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应用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模型限制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影响因素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结论

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投资理论比较

选美论是由英国著名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创立的关于金融市场投资的理论。凯恩斯用 “选美论”来解释股价波动的机理,认为金融投资如同选美,投资人买入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股票并非至关重要,只有正确地预测其他投资者的可能动向,才能在投机市场中稳操胜券,并以类似击鼓传花的游戏来形容股市投资中的风险。

1952年,美国经济学家马可维茨(Harry M.Markowit)在他的学术论文《资产选择:有效的多样化》中,首次应用资产组合报酬的均值和方差这两个数学概念,从数学上明确地定义了投资者偏好,并以数学化的方式解释投资分散化原理,系统地阐述了资产组合和选择问题,标志着现代资产组合理论(Modern Portfolio Theory,简称MPT)的开端。该理论认为,投资组合能降低非系统性风险,一个投资组合是由组成的各证券及其权重所确定,选择不相关的证券应是构建投资组合的目标。它在传统投资回报的基础上第一次提出了风险的概念,认为风险而不是回报,是整个投资过程的重心,并提出了投资组合的优化方法,马可维茨因此而获得了199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1965年,美国芝加哥大学金融学教授尤金·法玛(Eugene Fama),发表了一篇题为《股票市场价格行为》的论文,于1970年对该理论进行了深化,并提出有效市场假说(Efficient Markets Hypothesis,简称EMH)。有效市场假说有一个颇受质疑的前提假设,即参与市场的投资者有足够的理性,并且能够迅速对所有市场信息作出合理反应。该理论认为,在法律健全、功能良好、透明度高、竞争充分的股票市场,一切有价值的信息已经及时、准确、充分地反映在股价走势当中,其中包括企业当前和未来的价值,除非存在市场操纵,否则投资者不可能通过分析以往价格获得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超额利润。